笑傲江湖 > 江湖杂谈 > 论笑傲江湖何为江湖何为政治何为时代

论笑傲江湖何为江湖何为政治何为时代

[复制链接]
[加入收藏][跟贴评论]
发布时间:14-05-27 17:10 来源:新浪博客 作者:荒洲
相关导读
任何时代都存在江湖,何为江湖,如何在江湖中立足,其实我们自身就是这个江湖的一部分,生于江湖死于江湖

心得 讨论

  内容简介:任何时代都存在江湖,何为江湖,如何在江湖中立足,其实我们自身就是这个江湖的一部分,生于江湖死于江湖。


       《笑傲江湖》是一个政治寓言。

  恰如金庸先生在“后记”中所说的:这本书“没有历史背景”,是因为“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”,它刻画的是整个中国几千年政治的“群像”。

  一、气剑之争

  读到“气剑之争”时,里面的内容让人为之气塞。其时岳灵珊言道:“最好是气功剑术,两者都是主。”岳不群却怒道:“单是这句话,便已近魔道。两者都为主,那便是两者都不是主。所谓‘纲举目张’,什么是纲,什么是目,务须分得清清楚楚。……你这句话如果在当时公然说了出来,气宗固然要杀你,剑宗也要杀你。……”

  从某个角度而言,气剑之争的“以气为主”或是“以剑为主”,这些都不过是“学术之争”,是门派内关于武功练习的争论。可就是这种“学术之争”,却牵扯到了 “正道”“魔道”上来了。凡是与本派观点不符的,便是“魔道”,把学术观点之争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,这些现象千百年来屡见不鲜。

  近代以来,谈起主义来头头是道的人大有人在,而偏偏又是这些人以“主义”杀人,凡是不信从这个“主义”的人都是异类,都该杀。于是,中华大地遂成腥风血雨、血流漂杵之所。

  余杰说:“同志杀同志的效率,往往比同志被敌人杀高得多。”

  二、并派

  嵩山上桃谷六仙的胡搞蛮缠虽然精彩,但更为精彩的却是岳不群的那番“深具仁者之心”的并派论调。

  他说:“倘若武林之中并无门户宗派之别,天下一家,人人皆如同胞手足,那么种种流血惨剧,十成中至少可以减去九成。”又说:“并派的宗旨,必须着眼于‘息争解纷’四字之上。”如果不是后来此人暴露出了他的狼子野心,相信有更多的人会被他这番头头是道的道理所骗倒。

  然而此种“大一统”的思想又何曾不是通过铁与血去得到实现的呢?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岳不群之所以没能成为“始皇”,名垂青史,只是他失败了而已。想想《英雄》里对“真正的英雄”的歌颂,我心底无端冒出了一丝寒意。

  三、以正义的名义杀人

  少年时读《笑傲江湖》,读到刘正风金盆洗手之时平地惹出的许多事端,让人顿生突兀之感。当时想:何以这些号为正道人士的嵩山派,杀起人来却比邪魔外道还干脆,一刀一个,还连妇孺也不放过?那和邪魔又有什么区别?

  长大了才渐渐明白这不过是历史的缩影。以正义的名义行恶,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。远有张献忠的所谓“替天行道”(“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无一善以报天”),杀得川中血流成河;近有当今社会上警察打人,村官拘人,口口声声却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。

  以正义的名义杀人,首先在话语权上已占了绝对的优势:没有谁敢出面说三道四——谁让你是邪魔。于是刘家的宾客中不乏正道人士,却没有人敢出声说一句不是。其次道德上也没有任何的负累:杀得再多也是替天行道,为的是天下的黎民百姓,杀起来会更加的干净利落。

  于是刘正风只好死了,一同陪葬的还有他的家人——不斩草除根,难保某天他们不会反扑,那岂不是又威胁到正义了。

  四、“阶级斗争”从娃娃抓起

  童百熊大闹承德堂只是黑木崖之战的一个小插曲。作者通过这个小配角,有力地刻画了权力者东方不败的转变,以及日月神教不可收拾的内乱。其中童百熊的孙儿背诵宝训的一个小细节,让人深思不已。

  其时童百熊被抓到了大堂上,杨莲亭让童家各人背出教主宝训第三条,那孙儿异常乖巧地诵道:“对敌须狠,斩草除根;男女老幼,不留一人。”末了,还在杨莲亭的引导下,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了童百熊,天真地说:“爷爷不对。每个人都应该读教主宝训,听教主的话。”

  这可算是日月神教“阶级斗争教育”的一个重大成果罢。在文成武德、仁义英明的教主指引下,听教主话的才是“自己人”;而不听的呢,自然就是“敌对阶级”了,对待他们就要“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”。而这种阶级斗争的理念,最好自然是从娃娃抓起,因为孩子的世界里本来就是一张白纸,随你描绘。杨莲亭的这种思路,与奥威尔《动物农庄》里那个叫拿破仑的猪,专门去培养几头大狼狗的思路如出一辙。大概,这也是专制者惯有的伎俩罢!

  正因为这种“对敌须狠”的理念自小深入人心,所以也难怪当年的孩子挥起铜皮带时,是那么的起劲;也难怪他们吐出的唾沫没有了丝毫的怜悯。便是在我们生长的年代,那首高唱“对待个人主义像秋风扫落叶一样,对待敌人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”的歌曲,依然唱得那么欢欣热烈。

  后阶级斗争的时代,我们其实还没有真正的改变什么。

  五、接班人问题

  在专制时代,接班人的问题往往是关系到一国兴衰的重大问题。无论是嫡长子继承制、传子传贤,或是金匮传承制,伴随而来的总是刀光剑影,腥风血雨,便是一直被史家推崇为明君的唐太宗,也不免有杀兄弑弟的玄武门之变,才终成贞观之治。

  相比起王室的正统,处在江湖之远的帮会世界会更为复杂点。毕竟在庙堂之上,还有血统传承的观念,但在江湖之中,家的观念已经相当的淡薄,于是,帮会中的接班人只能是由现任的教主(或帮主、舵主等)去指定。而身为接班人,要么是隐忍不发,以防功高震主;要么是抢班夺权,先下手为强。

  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东方不败,采取的便是第二种形式。所为者无他,担心而已,也正如向问天所言:“他一来是等不及,不知教主到何时才正式相传:二来是不放心,只怕突然之间,大事有变。”这也正是历史上许许多多的“老二”所共有的心态。幸运的是,东方不败抢班成功,当然这其中也有个契机,那便是当时任我行正受困于“吸星大法”的缺陷之中。

  却不知老大与老二的关系并不如此简单。为高权重者固然想将权柄交给他最信赖的人,但在将对方立为接班人之时,却已是处处提防,步步小心,甚至有心陷害。当我们都把同情的目光投向被篡权夺位的任我行时,作者笔锋一转,通过《葵花宝典》一书,把情节转向惊心动魄的另一面。在《绣花》一章,任我行杀死东方不败后,袒露了事情的真相:“饶你奸诈似鬼,也猜不透老夫传你《葵花宝典》的用意。你野心勃勃,意存跋扈,难道老夫瞧不出来吗?”最初传授《宝典》给东方不败时就心存歹意,连令狐冲也不禁心底一寒。

  由此可见,在专制社会里,围绕权力斗争每个人都免不了尔虞我诈,各怀机心,当最终权力落在一群热衷于权力斗争的人之手时,最终的受害者是谁?百姓而已。早有文人看透了这一情状,叹道:“兴,百姓苦!亡,百姓苦!”


  更多笑傲江湖杂谈推荐:

  笑傲江湖门派最强连招要的就是技术

  论绝学系统的不平等性 修改部分绝学效果

  资深老玩家对于游戏现状的看法和个人建议

  笑傲江湖ol衡山玩家技能测试和新连招分享

【责任编辑:Stone】

笑傲江湖更多精彩推荐更多

发表评论

点击排行榜更多

最近更新更多

视频推荐更多

关于52PK | 广告服务 | 市场合作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© 2002-2018 52PK.COM 版权所有 52PK网 渝ICP证B2-20030003号 渝网文(2015)1123-010号